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网站首页 法院新闻 邵武法院 司法为民 法律阶梯 裁判文书 法院文化 法院执行 专题报道 法律法规 青年文明号 少年法庭
热门图片 更多>>>
在线办事 更多>>>
刑事自诉状
财产保全申请书
专题报道 更多>>>
    点击排行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 >> 裁判文书
原告吴成龙与被告麦金龙、邵武紫金山华盖寺(以下简称华盖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
来源: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1/9 9:47:19

福建省邵武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0)邵民初字第926号

  原告吴成龙(别名吴金龙),男,1970年3月5日出生,邵武市水北镇大漠村民委员会村民,住该村敬上6号,公民身份号码350125197003054915。

  委托代理人沙志忠,福建欣开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麦金龙,男,1971年12月2日出生,辽宁省普兰店市大刘家镇麦家村民委员会村民,住该村麦屯2-31号,公民身份号码210222197112020613。

  委托代理人廖翠英,女,邵武市大埠岗镇大埠岗村民委员会村民,住该村北山下14号。

  被告邵武紫金山华盖寺(原称邵武市城郊镇莲塘华盖寺),住所地邵武市城郊镇连塘村。

  负责人兰立发,住持。

  原告吴成龙与被告麦金龙、邵武紫金山华盖寺(以下简称华盖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0年8月31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由审判员熊建安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成龙及其委托代理人沙志忠,被告麦金龙的委托代理人廖翠英,被告华盖寺的代表人兰立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成龙诉称:2009年7月8日,原告与被告麦金龙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被告麦金龙将其承包的华盖寺建筑工程项目转包给原告承建,由原告包工包料完成华盖寺山坡楼梯140㎡,工程价款为110,000元整(包括山门,长宽按华盖寺老山门结构)。协议签订后,原告依约完成了建设工程项目,并根据被告麦金龙的要求,包工包料分别增建山门一层(合计工程款3,198元)、二次装修山门项目(合计工程款10,172元)、山门外架(计800元)、平整路项目(合计工程款14,350元)。综上,被告应支付给原告工程款138,520元,除去原告已经收到的76,000元,被告麦金龙尚欠原告工程款62,520元。同时,被告华盖寺系本工程的发包方,其尚欠被告麦金龙工程款,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其应在未支付给被告麦金龙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据此,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麦金龙支付原告工程款62,520元;2、被告华盖寺应在未支付给被告麦金龙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麦金龙辩称:1、其尚欠吴成龙工程款34,000元的情况属实,但双方不存在增加项目,原告主张增加项目的费用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被告麦金龙之所以尚欠部分工程款,是因为发包方华盖寺没有发放工程款所致。

  被告华盖寺辩称:其将工程发包给麦金龙,并未与原告发生合同关系,原告应向麦金龙主张,而无权向其主张。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交以下证据:

  书证1,协议书一份,拟证明2009年7月8日,被告麦金龙将其承建的华盖寺建设工程项目转包由原告承建;同时,合同约定了承建范围及承包工程价款。

  书证2,被告华盖寺代表人“释中严”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明2010年1月21日,释中严对原告施工的华盖寺建设工程项目验收合格的事实。

  书证3,被告华盖寺出具的“证明”,拟证明原告虽然没有按照约定建造山坡过桥,但发包方并未减少工程款的事实。

  书证4,收款收据,拟证明被告于2009年7月至10月陆续支付给原告工程款合计76,000元的事实。

  被告麦金龙质证认为,对书证1、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书证2、3的真实性无法判断。

  被告华盖寺质证认为,对书证2、3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对书证1、4的真实性无法判断。

  本院认证认为,书证1、4拟证的事实是原告与被告麦金龙之间的法律行为,被告麦金龙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且其证据来源、证据形式合法,本院予以采纳。同理,本院对书证2、3亦予以采纳。

  被告麦金龙、华盖寺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为证明被告华盖寺的身份情况,本院依职权向邵武市民族与宗教事务局调取“关于邵武紫金山华盖寺情况说明”一份,拟证明邵武紫金山华盖寺(原称邵武市城郊莲塘华盖寺),是经省民族与宗教事务厅核准,邵武市正式登记的佛教活动场所,场所现任住持兰立发(出家名:释中严)。

  原、被告对该证据均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采纳。

  通过庭审举证、质证和听取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2009年7月8日,原告吴成龙(别名吴金龙)与被告麦金龙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被告麦金龙将其承包的被告华盖寺的建设工程项目转包给原告吴成龙包工包料施工。协议约定了承包的范围包括楼梯、路、山坡过桥、山门等项目,同时约定工程款总共为110,000元。原告于2009年11月完成建设工程(其中山坡过桥未做),经被告华盖寺于2010年1月21日验收为合格。2009年7月至10月,被告支付给原告工程款共计76,000元。

  同时查明,华盖寺现任住持“释中严”,本名系兰立发,释中严系兰立发出家后的法名;被告华盖寺自认尚欠被告麦金龙工程款200,000元。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 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原告吴成龙系自然人,无从事建筑施工活动的资质,故其与被告麦金龙签订“协议书”应属于无效。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原告与被告麦金龙签订的合同虽然无效,但其完成的建设工程经发包方验收,属于合格工程,因此原告要求被告麦金龙按照合同的约定给付剩余工程款34,000元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告吴成龙对其主张合同外增加施工项目的事实负举证责任,因其未提供证据证实,且被告麦金龙持有异议,故其诉请要求被告麦金龙支付合同外工程款28,520元,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被告华盖寺虽未与原告吴成龙形成直接的合同关系,但其是建设工程项目的发包人,且尚欠直接承包人麦金龙200,000元工程款未给付。因此,原告要求其对被告麦金龙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华盖寺直接支付给原告吴成龙工程款后,可以相应扣减应支付给被告麦金龙的工程款。被告华盖寺认为根据合同相对性,吴成龙无权向其主张债权的抗辩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麦金龙应支付给原告吴成龙工程款34,000元,该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给付。

    二、被告邵武紫金山华盖寺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65元,减半收取682.5元,由被告麦金龙、邵武市紫金山华盖寺共同负担382.5元,原告吴成龙负担3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 员     熊 建 安

  二 〇一〇 年 十 月 十八 日

  书记 员     蒋 长 玉

本案依据的主要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 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二百一十五条  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Copyright © 1949-2010 邵武人民法院网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