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网站首页 法院新闻 邵武法院 司法为民 法律阶梯 裁判文书 法院文化 法院执行 专题报道 法律法规 青年文明号 少年法庭
热门图片 更多>>>
在线办事 更多>>>
刑事自诉状
财产保全申请书
专题报道 更多>>>
    点击排行
裁判文书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 >> 裁判文书
原告刘日标与被告吴宗友、李爱国、第三人田益春林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
来源: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1/9 9:43:40

福建省邵武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9)邵民初字第1338号

原告刘日标(彪),男,1968年5月13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507819680513401),汉族,居民,住福建省邵武卫闽国有林场宿舍。

委托代理人吴冬香(系原告刘日标之妻),女,邵武市卫闽镇王溪口村民委员会村民,住福建省邵武卫闽国有林场宿舍。

委托代理人黄永炎,福建忠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宗友(系原告刘日标之妻弟),男,1973年12月16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507819731216403),汉族,邵武市卫闽镇王溪口村民委员会村民,住该镇卫闽街。

被告李爱国,男,1958年11月1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52102195811014012),汉族,邵武市卫闽镇居民,住邵武市洪墩镇桥头村。

被告邵武市卫闽镇王溪口村民委员会,住所地该镇王溪口村。

法定代表人林仲达,主任。

第三人田益春,男,1968年2月4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52102196802044011),汉族,福建省邵武卫闽国有林场职工,住该林场宿舍。

委托代理人郭智明、陈曦,福建维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江仕明,男,1966年5月1日出生(身份 证 号码:352102196605014016),邵武市卫闽镇王溪口村民委员会村民,住该村下元组。

原告刘日标与被告吴宗友、李爱国、第三人田益春林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7年11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于2008年12月19日作出(2008)邵民初字第214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定,原告刘日标与被告吴宗友共同出资取得争议山场的林木所有权、经营权。之后,被告吴宗友在原告刘日标不在场的情况下将山场转让给被告李爱国。转让协议中虽然没有原告签名,但是原告刘日标和被告吴宗友之间存在亲属关系,被告吴宗友在订立转让合同之前经过原告同意,且事后将山场转让款的一半9 000元交给原告之妻吴冬香,其行为可视为原告刘日标对被告吴宗友转让林权这一代理权的追认,被告吴宗友与被告李爱国签订的转让协议合同有效。被告李爱国受让之后又将该山场的林木所有权、经营权转让给第三人田益春,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规定,转让合同亦有效。对原告刘日标要求确认被告吴宗友与被告李爱国之间的转让协议无效以及要求确认被告李爱国与第三人田益春的之间转让行为无效的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刘日标的诉讼请求。原告刘日标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南民终字第385号民事裁定书,认为一审判决存在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于2009年6月23日裁定撤销本院(2008)邵民初字第214号民事判决,发回我院重审。本院于2009年10月19日重新立案审理,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本院追加被告邵武市卫闽镇王溪口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王溪口村委)、第三人江仕明参加诉讼。于2010年1月18日、同年5月17日和同年8月27日,三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日标的委托代理人吴冬香、黄永炎,被告吴宗友、王溪口村委,第三人田益春的委托代理人郭智明、陈曦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溪口村委于2010年1月18日、同年8月27日两次到庭参加诉讼,2010年5月17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被告李爱国、第三人江仕明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日标诉称,1999年9月,原告刘日标、被告吴宗友与王溪口村委签订《山林权转让协议》一份,协议约定:王溪口村委将19 8 8年造的位于9 大班4 9小班6 0亩山场的林木所有权以11 000元的价格转让给原告及被告吴宗友,转让期限从1999年9月1日起至2019年8月1日止。2000年3月,原告携妻儿前往浙江省温州市打工。2007年初,原告之妻吴冬香回邵武市卫闽老家才发现上述山场被人砍伐一空,从王溪口村委处得知该山场被被告吴宗友擅自转让给被告李爱国、之后再转让给第三人田益春。现该山场已被第三人田益春、江仕明占有。原告认为,被告吴宗友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将其与原告共有的山场转让给被告李爱国,其转让协议应为无效;第三人田益春在明知被告吴宗友无权,李爱国也无权转让的情况下,又从李爱国处受让该山场,属于恶意取得,李爱国与田益春的转让行为亦无效。转让的上述山场应归还原告。被告王溪口村委在明知原转让期限未满,却同意被告吴宗友转让,且为受让人申请办理了林木采伐证,是有过错的。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确认被告吴宗友与被告李爱国签订的《关于转让原〈山林权转让协议书〉的协议》无效;2、确认被告李爱国于2003年5月29日将《关于转让原〈山林权转让协议书〉的协议》转让给第三人田益春的行为无效; 3、被告吴宗友、李爱国、王溪口村委及第三人田益春、江仕明共同将属于原告的3 0亩山场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归还给原告,由原告按原合同的期限继续经营,并赔偿原告因山场原有成熟林变成幼林的林木经济损失100 000元,三被告以及第三人互负连带责任。

  被告吴宗友辩称,原告陈述均属假话。在转让山场之前,被告吴宗友与原告电话联系,经原告同意后,被告吴宗友才将山场转让给李爱国。原告外地打工回家之后,从被告吴宗友处拿走了卖山场的9 000元。被告吴宗友与原告的妻子吴冬香共同的兄弟姐妹吴宗平、吴宗雷、吴树香等人,已经到法庭作证也证实此事。2002年直到现在,原告夫妻俩都有在邵武市卫闽镇王溪口村下元组(以下简称下元组)家中常住,原告称2007年才回邵武是虚假的。2005年原告夫妻俩为争下元组杨梅山与村民发生纠纷,同年原告之妻还为分村里的毛竹山在邵武诉讼,全村村民对这些事实都可以作证。原告夫妻居住的下元组到外界只有一条路,就在这条路旁的山场林木被砍光,原告应当看到。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王溪口村委辩称,原告所诉与事实不符,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田益春辩称,1、原告的陈述是虚假的,属于恶意诉讼。被告吴宗友之辩与事实相符。 2004年、2005年原告之妻就分配毛竹山之事四处上访并提起诉讼,2005年原告为争杨梅山与村民打架,这些事实都证实原告及其妻在这期间居住在下元组。下元组到卫闽镇、邵武等地只有一条路,原告夫妻需要生活就必须通过该唯一通道,对自己经营在该通道旁的山场被皆伐完毕这一情况,原告是必然能看到。同时也证实原告及其妻对山场转让是知晓的。 2、被告吴宗友与被告李爱国之间转让意思表示真实,转让价格合理,转让行为有效。李爱国再将该山场转让给第三人田益春、江仕明,第三人对山场属于善意取得。现第三人又与被告王溪口村委重新签订合同,享有山场的用益物权和林木所有权。原告要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与法相悖。3、原告起诉超过诉讼时效。原告及其妻从下元组到外界,完全能看到山场树木被砍的状况。而原告却在2007年11月提起诉讼,超过了法定二年的诉讼时效。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江仕明未提出答辩意见。

庭审中,原告向法庭提交书证7份:

证据1、《山林权转让协议书》一份。拟证明1999年9月1日原告与被告吴宗友共同从被告王溪口村委通过转让方式取得争议山场。

证据2、《关于转让原〈山林权转让协议书〉的协议》一份,拟证明被告吴宗友未经原告同意于2001年2月4日将争议山场转让给被告李爱国,李爱国又于2003年5月29日将山场转让给第三人田益春。

证据3、证明二份及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拟证明原告从2000年3月至2007年10月在浙江省温州市豪迈烟具厂打工,并生活在温州市,中途没有离开该厂。

证据4、林木采伐许可证、林木采伐申请书等(共6页)。拟证明争议山场被采伐情况以及现已皆伐完毕。

书证5、王溪口村委出具证明一份。拟证明刘日标与刘日彪系同一人。

书证6、卫闽林场林木销售价格表(2008年3月13日)一份。拟证明2009年杉木的价格,原告主张山场损失100 000元参考该表计算。

书证7、出生医学证明一份,拟证明原告妻子吴冬香于2003年4月9日在温州市生育女儿刘婉纤,同时证明原告当时生活基本上在温州市。

   被告吴宗友以及第三人田益春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进行质证,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以及关联性均无异议,但不同意原告所主张的证明事项,认为吴宗友转让给李爱国是经过原告同意。之后,李爱国进行间伐,田益春进行了主伐,原告不可能不知情;对证据3的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只有公章,无法人或负责人签字确认,证据的内容不真实;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原告应当知情;对证据5没有异议;对证据6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也无法证明原告所受的损失;对证据7有异议,认为与本案事实没有关联性,只能证明原告夫妻生孩子的时间、地点,不能证明他们不在邵武家中居住或是对山场转让不知情。

被告李爱国、被告王溪口村委、第三人江仕明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对上述证据质证。

本院对原告所举证据认证认为,证据1、2,证实争议山场来源以及转让的过程,本院予以采信;证据4、5,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证据3,不符合证据形式要件,而且该内容与本院依第三人申请所调取的证据相矛盾,不予采信;证据6、7,被告质证意见有理,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庭审中,被告吴宗友向法庭举有证人证言以及本院向吴宗树所做的调查笔录一份。证人吴宗平、吴宗雷、吴九喜、吴树香、吴豆妹的证言,系本院审理(2008)邵民初字第214号案件2008年11月11日开庭时证人到庭所做证言,证人吴宗平、吴宗雷、吴树香、吴豆妹、吴九喜或是被告吴宗友、原告之妻吴冬香的兄弟或是姐妹或是嫂子。1、吴宗平的证言拟证明:原告及其妻吴冬香在外打工期间,吴冬香叫吴宗友卖山场。吴冬香回家之后,吴宗平看到吴冬香向母亲归还购买该山场的借款;2、吴宗雷的证言拟证明:吴宗友卖山场,原告电话表示同意。2002年吴宗雷在当地信用社门口看到吴宗友给原告及其妻卖山款9 000元;3、吴九喜的证言拟证明:2002年吴宗友向吴九喜的丈夫借手机,打电话给刘日标讲卖山场的事情;4、吴树香的证言拟证明:吴东香说卖山场除了本钱,还赚了3 000多元,很开心;5、吴豆妹的证言拟证明:吴冬香告诉吴豆妹山场卖掉了。本院于2008年10月22日向吴宗树所作的调查笔录一份,吴宗树是原告之妻的哥哥,也是被告吴宗友的哥哥,该笔录拟证明:吴宗友叫吴宗树打电话给吴冬香,让吴冬香拿卖山的钱,吴冬香回复过年回来拿钱。

   原告对上述证据进行质证,认为案件发回重审,重新开庭,被告应重新举证,证人此次没有出庭作证,意味着被告不再提供这些证据。前案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知晓转让山场的事实,也不能证明原告收到9 000元转让款的事实。

第三人田益春对上述证据进行质证,认为(2008)邵民初字第214号民事判决书对证人证言已予认定,而且原告对该组证据进行了质证。认为证人证言及调查笔录能够证明原告同意卖山场,而且证人均是吴冬香的至亲,足以证明被告吴宗友所证明的事实为真实可信的。

被告李爱国、被告王溪口村委、第三人江仕明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对上述证据质证。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认为,本案第三人所举的证据(证据1、3、4、5)证实了在山场皆伐之后,原告及其妻曾居住在卫闽家中,而原告夫妻对山场林木被皆伐没有提出异议,足以证实原告授权吴宗友转让共有山场,这些事实与本院向吴宗树的所做调查笔录吻合,与证人吴宗平、吴宗雷、吴树香、吴豆妹、吴九喜证言内容亦互相印证。该组证据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因此,对被告吴宗友的主张,本院予以采纳。

庭审中,第三人田益春举有证据5组以及证人证言1份。

证据1、(2005)邵民初字第265号民事判决书一份,拟证明原告之妻吴冬香为争毛竹山与被告王溪口村委发生纠纷,于2005年3月向法院起诉, 同年5月26日该案判决结案,证实在此期间吴冬香居住在下元组,否认了原告在诉状中所述原告之妻2007年才回邵武的事实。

证据2、林业经营合同、林权登记申请表、林权证等,拟证明第三人田益春、江仕明依法享有争议山场的用益物权和林木所有权。

(以下证据3-6为本院依第三人田益春申请而调查收集的证据)。

书证 3、2005年8月5日邵武市公安局卫闽派出所分别向叶积善、吴健招所做的询问笔录以及治安调解协议书、叶积善出具的领条各一份,该组证据拟证明:2005年8月5日,原告刘日标为争下元组的杨梅山,持油锯锯杨梅树,遇该组村民叶积善等人阻挡,后原告之妻吴冬香的哥哥吴宗付到下元组殴打叶积善等人。该纠纷经当地派出所处理,达成治安调解协议。同时证明,2005年8月期间,原告刘日标以及吴冬香都居住在下元组家中。

书证4、2006年10月19日吴冬香出具的承诺书一份,拟证明2005年8月5日原告刘日标锯杨梅树引起纠纷,也证实了原告夫妻居住在下元组。

书证5、本院分别向王溪口村委前治保主任郭洪顺、邵武市公安局卫闽派出所原所长赵豫闽所做的调查笔录以及证据6、证人赵豫闽出庭作证证言,拟证明2005年8月5日因刘日标在下元组砍杨梅树引起打架以及原告刘日标夫妻均居住在下元组。

上述证据经原告质证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原告之妻与被告王溪口村委打官司,但不能证明原告在邵武和吴冬香知道山场转让的事实。对证据2,认为第三人取得山场的来源不合法,后面与山场有关的一系列行为均不合法。对证据3至证据6,认为超过了举证期限,而且认为刘日标砍杨梅树是事实,但不能证明他住在下元组,也不能证明第三人所想证明的事实。

被告吴宗友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被告王溪口村委对上述证据3-6均无异议,认为原告刘日标2005年8月居住生活在下元组是事实。对上述证据1、证据2,因被告王溪口村委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指2010年5月17日开庭),视为放弃质证。

被告李爱国、第三人江仕明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对第三人田益春所举上述证据质证。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认为,证据1系本院生效的民事判决书,予以采信;证据2,林权证是国家对林木和林地,确认所有权或者使用权发放的证书,来源合法,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称第三人取得山场来源不合法的主张,未提供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纳;证据3至证据6为第三人田益春在本院第二次开庭时新发现的证据,因庭审中被告吴宗友提出原告刘日标住在下元组,而且在2005年发生原告砍杨梅树引发打架的事件。该组证据虽然已经客观存在,但通常情况下第三人无法知晓,而且该组证据对本案属于重要证据,不审理该证据可能导致裁判明显不公的结局,因此属于“新的证据”,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第三人举证没有超过举证期限,予以准许。本院认为,该组证据反映出2005年8月份期间,原告刘日标、吴冬香居住并生活在下元组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庭审中,本院出示证据1组,即2010年7月20日,本院组织当事人到场,由邵武市林业局卫闽林业工作站进行现场勘查并制作的现场示意图及所附说明一份。该示意图标注了争议山场的具体位置、山场便道、水沟,以及邵武市卫闽镇人民政府、被告王溪口村委、下元组、龟山府工区所处位置。拟证明:1、由下元组通往外界只有一条道路,争议山场座落在该道路路旁。从下元组前往龟山府工区、被告王溪口村委、邵武市卫闽镇人民政府等地必需通行该条路。2、在便道处(即争议山场的山脚下)能看到争议山场的部分山貌,从便道处再往下元组方向前行约300米至500米的路上,均能看到争议山场的全貌。

原告对上述证据质证认为,对现场示意图无异议,但认为只能看到争议山场的山尖。

被告吴宗友、被告王溪口村委以及第三人田益春经质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

被告李爱国、第三人江仕明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对上述现场示意图以及说明的质证。

本院认证认为,该现场示意图是在本院组织下,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吴冬香、被告吴宗友、被告王溪口村委参加,由邵武市林业局卫闽林业工作站工作人员当场对山场具体位置进行的勘查绘图,能证明争议山场在路边,山场的林木全貌在路上行人的视线范围内,该证据真实,来源合法,本院予以采信。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吴冬香认为仅能看到争议山场的山尖,与事实不符。

上述采信的证据以及当事人在法庭上的陈述,确认以下事实:1999年8月30日,原告刘日标、被告吴宗友向被告王溪口村委购买归山(龟山)府对面的山元坑山场,并交转让费11 000元。同年9月1日,原告刘日标、被告吴宗友作为乙方与被告王溪口村委作为甲方签订《山林权转让协议》一份。该协议约定:1、甲方将座落于本村的山元坑山场9大班49小班60亩杉木(1988年造林)所有权以11 000元的价格转让给乙方。转让期限从1999年9月1日起至2019年8月1日止。2、甲方允许乙方转让承包的山场,但必须经过甲方同意才可转让。3、乙方林木主伐完毕后,林地即由甲方收回。合同还对其他方面进行了约定。2000年3月,原告刘日标携妻儿前往浙江省温州市打工。2001年2月,被告吴宗友通过电话征询原告夫妻是否同意转让山场。在取得原告夫妻同意后,被告吴宗友即告知被告李爱国,称其合伙人刘日标同意转让该山场。同年2月4日,被告吴宗友与被告李爱国签订《关于转让原〈山林权转让协议书〉的协议》,被告吴宗友以转让方代表名义将该山场的林木所有权、经营权以   18 000元的价格转让给被告李爱国,并在该协议上的转让方代表处签名,被告王溪口村委在该协议上加盖公章,表示同意转让。2002年,原告夫妻回邵武之后,被告吴宗友将其收到的转让费18000元的一半9 000元交给了原告夫妻俩。2002年8月5日至11月5日期间,被告李爱国对山场林木进行了择伐。2003年5月29日,被告李爱国将该山场的林木所有权、经营权以15 000元的价格转让给第三人田益春、江仕明。第三人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于2003年9月29日至2003年12月31日期间对山场以皆伐方式进行主伐。主伐完毕之后,该山场林地使用权收归被告王溪口村委。2004年11月14日,第三人田益春、江仕明与被告王溪口村委签订了《林业经营合同》,约定被告王溪口村委将上述争议山场承包给第三人田益春、江仕明经营,经营期限从签订之日起至主伐完毕。在合同签订之后,第三人田益春、江仕明在该山场进行植树造林,并于2006年11月取得林木所有权证和林地使用权证。

  同时查明,下元组通往外界仅有一条道路(该路不通班车),争议山场座落在该道路路旁。从下元组前往被告王溪口村委、邵武市卫闽镇人民政府等地必须通过该路段,通行该路段可以看到争议山场的山林全部山貌。

又查明,原告刘日标之妻吴冬香是下元组村民。2005年3月至5月26日原告之妻居住生活在下元组。同年8月间,原告刘日标及其妻吴冬香居住生活在下元组。

本院认为,被告吴宗友以转让方代表名义将其与原告刘日标共有的山场转让给被告李爱国,吴宗友的行为是否是原告的授权,这是本案争议焦点。原告主张被告吴宗友系擅自转让山场,被告吴宗友对此抗辩称,转让之前已征得原告夫妻同意,转让之后将转让款的一半交给原告夫妻俩。被告吴宗友的主张,有其向本院提供证人证言1组以及本院向吴宗树所做的调查笔录证实。再者,争议山场在原告夫妻居住的下元组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旁,道路上有几百米的范围可以看到全部山貌。原告刘日标知晓自己的山场位置,吴冬香从小生活在下元组,对座落在下元组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旁的山场地理位置当然知晓。原告在起诉状中称其妻2007年回卫闽后才发现山场被砍伐一空,虽然对其妻回邵武时间陈述是虚假的,但其对妻子知道山场位置作出了自认。庭审查明原告夫妻在山场皆伐之后在家中居住生活过,而自2003年山场皆伐之后到2007年长达近四年时间里,原告夫妻均没有对山场林木被他人砍伐提出异议,足以认定被告吴宗友以转让方代表名义转让山场是在原告授权下。被告吴宗友、王溪口村委以及第三人田益春的抗辩理由,本院予以采纳。被告吴宗友以转让方代表名义与被告李爱国签订山场转让协议,系转让方与受让方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为有效协议。因此,原告请求确认转让协议和转让行为无效,返还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以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被告吴宗友、王溪口村委以及第三人田益春的抗辩理由,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李爱国、王溪口村委(2010年5月17日未到庭)、第三人江仕明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刘日标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3 600元,由原告刘日标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林  星  荣

审  判  员   吴  雪  芬

审  判  员   陶  一  平

二 0 一0 年 九 月  九 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游  小 娟

本案依据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Copyright © 1949-2010 邵武人民法院网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